读书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御煞在线阅读 - 第962章 接续古路承造化(四更!)

第962章 接续古路承造化(四更!)

        御煞正文卷第962章接续古路承造化漫天若星河也似的古之先贤魂魄真灵,那骤生骤灭的万象之间承载着与旧世迥异之道法气韵的灵性真灵,相继在这一刻伊始,伴随着那《道术·风》的缠裹,朝着楚维阳手中戳出的玄黄宝兵灌涌而去。

        无量真灵显照在了太阴诸魔奉圣天中。

        在万龙的吟啸声音之中,在玄黄云海回旋兜转的天地乾坤磨盘之中,在六道酆都门扉的或开或合之中。

        楚维阳的道场三界的轮回,那囊括了一切虚实、有无、阴阳之间的轮转,咸皆在这一刻,自然而顺畅的牵引着那无算魂魄真灵的轮转,自然而然的使之融入三界之中,容物楚维阳的道场里,成为这乾坤寰宇的万象群生之一部分,成为楚维阳万象道法的底蕴之一。

        完整的,轮转成灵浮天宇之生灵;残缺的,轮转成自然山石草木、花鸟鱼虫以补全灵韵;过度被浊煞晕染而终不堪造就者,或成为万道龙相资粮的一部分,或蒸腾而起,成为万象天人与玉质灵形的一部分,以融入虚实轮转的过程,徜徉在道法之中酝酿灵韵。

        乍看去时,一切似乎与早先时楚维阳立身在旧世海疆之中,趺坐在悬世长垣之上的光阴岁月浑无有半点儿分别。

        自始至终,楚维阳构建在三界之中的轮回的生息脉络恒常不易,所区别的仅只是,那些满蕴着高卓才情与底蕴的魂魄真灵,到底是源自于旧世诸界的天骄妖孽,还是来自于这万古岁月光阴的沉淀。

        这样的根底脉络没变化,一切的进程仍旧如同往常时道人所熟稔适应的那样一般,浑无别样变化。

        可是很快,原地里,已经在感受着那些魂魄真灵,真正的历经了万道疯癫龙相,在玄黄云海之中,将诸真灵磋磨,返本还源之后,洞见不灭真灵本真,进而从中磋磨与酝酿出纯粹的灵韵,继而裹挟着不灭真灵,自酆都门扉“洒向”灵浮天宇的过程。

        那些魂魄真灵之中的最初之一批,甚至仅只来得及将将在天地寰宇之中映照,不说是珠胎蕴养,尚还需得时日才能够得以托生的万象群生,仅只是那些晕散在山石草木自然诸相之中引动自然之力滋养弥补的真灵,也才将将落位的顷刻间。

        楚维阳骤然间感受到了某种迥异的变化。

        某种与早先时坐镇三元极真界之前,坐镇在悬世长垣之上,洞开三界轮回脉络的过程之中截然不同的某种变化。

        几乎在这些古之先贤的魂魄真灵映照在道场三界之中的顷刻间,楚维阳便真切的感受到了这一刹那间,内景九天,泰一玉皇天中,玉京山法会上,万象天人与诸玉质化灵形,在这一刹那之间,对于那浩如烟海也似的万象道法辉光的熔炼与掌握。

        仿佛在这一顷刻间,每一道真灵在道场三界之中的融入,诸界诸相浑一,齐皆是道人三元之本质,是形神牵系之所在,其真灵的融入,倏忽间便引动着一部乃至于几部古之道法经篇的辉光,在这一刹那间,从原本的陌生未知,骤然变成甚为“熟悉”的陌生事物。

        诚然,在这顷刻间,并非是没来由的径直合二为一,万象天人与玉质灵形仍旧有着吞噬与炼化的过程,但是一切的水到渠成之间,是恍若有一段原本甚为熟稔的记忆被楚维阳所忘却,但是仅只是在第一丝缕的辉光裹挟着第一枚篆纹显照的顷刻间。

        一切便尽都被道人“回忆”起来,那种熟稔的感觉油然而生之间从圆融智慧中生发时,复又有了道人以这样的姿态,将那些本就该熔炼入己身的道法辉光重新收拢与掌握。

        那回忆的过程与内容,便是在这一刹那间,融入了己身道场,融入了道法真髓与本质之中的一道道真灵。

        恍惚之中,楚维阳忽地意识到。

        这并非是裹挟着这一界万古光阴岁月之中浅浅真灵的吞噬,并非是接引着残魂于己身道场的单纯轮回,而使得其重新鲜活而有性命。

        恍惚之中,楚维阳像是在这一刻,接续上先贤的路,接续上了先贤曾经预设之中的蓝图。

        当那万象道法重新显照在新世之中,诸修相继寄托在神通果树之上的魂魄真灵,将会在那阴阳逆转而满蕴盛极造化的天地之中,掌握道法而重塑形神。

        只不过,那新世是楚维阳的道场三界。

        不再有无何有之乡。

        一树开得万朵花,天下道门是一家。

        这真正的愿景,万真正一世的万朵道花,事实上,正盛开在楚维阳的道场三界之中!

        这或许并非是古之先贤所想要的结果,但是间隔着如是漫长的岁月光阴,仍旧能够有着一世性命接续道途,仍旧能够在这片天地间感应到其最为熟稔的前尘道法。

        这一切,已然是最好的慰藉。

        带有着这样的感慨,当楚维阳睁开眼眸的顷刻间,看着那回旋兜转的漫天斑斓星河,看着那一道又一道的真灵跃入太阴诸魔奉圣天中,进而依循着三界轮回之路的走过,复又使得己身“回忆”起一篇又一篇那本该被己身遗忘的高道妙法时。

        如是的变化之中,楚维阳的真形法道途,刚刚跃入第五境之中,便在这样极致细微而明晰的道法真髓的记忆之中,不再是随着漫长法会直召开到终末时方才径直一蹴而就。

        或许这一道途的第五境也已经足够高卓,这一刻,伴随着那一部部经篇,一道道神华辉光融入的进益,楚维阳明晰的感触到了己身在真形法第五境的层阶之中,以极其坚实的修为气息的变化,缓慢却有力的进益着。

        而当如是的进益,终是在每一息之间,都以最为微末而坚实的余韵波动着那另一道途之中机缘造化的丝弦的时候。

        终于,在某一刹那间,那原本便在开天法第六境的枯荣轮转之中,至于真正灵韵内蕴的干枯极致,至于此境极致的修为境界,再度有所一步明晰进益在累积过程之中跃出的时候。

        霎时间,伴随着再一度的灼灼玉华在这一刻贯穿在了道场三界之中,伴随着辉光之中,那真正的玉光清辉蒸腾而起复又朝着三株神通果树浇灌而去的过程进行。

        或许是因为今日见得了这真正万象道法的神通果树被嫁接与自然蕴养而成的真正的乾坤古树的缘故。

        这一刻,驻足在开天法的第七境之中,三株神通果树相继吞噬与炼化着那琼浆玉露之中陌生神通道法经篇的时候,那种对于陌生道法的熟悉、掌握、浑一的过程,楚维阳有着某种前所未有的得心应手。

        一树开得万朵花。

        楚维阳洞见过了这自然天象之中真正的道法奇迹,对于真正己身道场之中,仅只是一株果树上几种有数的道法之间的交织与共鸣,显得过分的游刃有余。

        《补天浴日》之神通经篇融入了玉京山巅的黄中李,《花开顷刻》之神通经篇融入了琅霄山巅的蟠桃树,《飞身托迹》之神通经篇融入了白骨道宫前的降龙树。

        和开天法第六境的时候一样,当楚维阳的万象道法积蓄到一定的程度之后,境界跃升的过程之中,神通经篇的遴选已经不再是楚维阳殚精竭虑的需要思量的问题,而是在更多的道法真髓与本质被楚维阳所掌握之后,一切在道法交织与共鸣之中,自然而然触动与遴选出来的。

        此三部经篇,便正是在这样的状态与玄境之中,得以被自然遴选,进而脱颖而出的存在。

        这是在上一番的形质轮转到极致,进而衍生无量变化之后,以这三部经篇,将诸般变化之无量诸气之间的牵系,从寻常的道法之交织与共鸣,真正升华与浑一而成至高神通经篇级数的紧密牵系。

        那是前所未有的浑一,是在《补天浴日》的过程之中,人身与天地咸皆为一;是在《花开顷刻》的过程之中,五行之一道之中合演五行而开万象;是在《飞身托迹》的过程之中,以一缕气韵而齐引阴阳变化。

        如是长久的变化过程之中,楚维阳体悟着在那全系的神通经篇融入己身开天法修持体系之中,进而在将无量变化浑一的玄妙感触。

        这一刻,楚维阳后知后觉的思量着,己身在这一境的跃出过程之中,之所以依循着道法的真髓与本质,选择了这样的神通变化,并非是纯粹自然遴选的过程。

        或许,这万象神通果树浑一而成的乾坤古树,那其形与质映照在己身心神之中的恒久不易,难以磨灭的烙印,也在这一遴选过程之中起到了潜移默化的过程。

        浑一而演无量变化,从另一个角度上来看,这又何尝不是一种“一树开得万朵花”呢?

        而也正是带着这样的感触,楚维阳缓缓睁开眼眸,静静地注视着那相继乘风而起的斑斓真灵星海的缠裹之中,在这样轻柔的风里,仍旧恒常悬照的那乾坤古树。

        而在古树下,在楚维阳的身后,在这样万古的沉寂之后的魂梦变化之中,伴随着那繁浩星海的渐渐消弭,是那一道道的白骨,伴随着真灵的相继消弭,进而彻彻底底的化作飞灰而去。

        那灰烬与尘埃的晕散之中,是一个生灵的前尘彻彻底底逝去的最后过程。

        “众生皆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