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者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被判无妻徒刑,冷少跪地求原谅在线阅读 - 第498章 她是不被爱的第三者

第498章 她是不被爱的第三者

        林屿带着小予宁一起打包东西,这时,冷宴的电话打过来了。

        “喂?”林屿疑惑地接通。

        “妈妈!”小予安的声音有些兴奋的传来,“我和爸爸在门外!”

        “啊?门外?”林屿微微惊讶。

        “是哥哥和冷叔叔来了?”小予宁开心的往门口跑,“我来给他们开门。”

        房门打开,果然见冷宴和小予安站在外面,两人手里提着晚饭。

        “你们怎么来了?”林屿收起手机,“我和宁宁在收拾东西,家里很乱,快进来吧。”

        “我和爸爸来帮忙。”小予安双手提着东西,还不让林屿接过去,“我能拿。”

        林屿笑了笑,又去接冷宴手里的东西。

        “我也没事儿,这只手好着呢。”冷宴笑着说道。

        “哎呀,妈妈,你就别管了,让他们好好表现一下。”小予宁笑嘻嘻的说道。

        林屿无奈的摇了摇头,她本来打算一会儿带小予宁出去吃,如此一来,就在家里吃了。

        “行,先吃饭,吃完了再收拾。”她立刻忙活起来。

        小予安和小予宁在客厅里玩,冷宴跟着去厨房帮忙。

        “不用帮忙,你快出去吧。”林屿看着他还不能动的胳膊,“真的不用,你再扯到伤口,就得不偿失了。”

        “没事儿,我自己会小心。”冷宴却很坚持。

        林屿无奈的板起脸,“你这个人怎么倔?让你去等着就去等着嘛!”

        小予安忽然出现在厨房门口,“爸爸,你要听妈妈的话,不要惹妈妈生气。”

        一句话,两人都脸红了起来。

        “那好吧,有需要叫我。”冷宴转身出去了。

        林屿摇了摇头,又用冷水拍了拍脸,才重新忙活了起来。

        其实也没多少工作,她就是把打包好的东西装进盘子里,再端出去就好。

        很快便开饭了。

        冷宴看着一家四口竟然第一次坐在一起吃饭,而且没有其他人,他心中特别高兴。

        “有酒吗?”他忽然问道。

        “酒?”林屿点了点头,“有倒是有,但是你的伤口……能喝吗?”

        “就喝一点,今天高兴。”冷宴央求的看着林屿。

        “妈妈,拿出来吧。”小予宁也帮着冷宴说话,“你看冷叔叔都馋了,怪可怜的。”

        林屿失笑一声,去拿了酒回来,给自己和冷宴都倒了一点。

        林屿率先举起杯子,她笑着问冷宴,“说吧,有什么高兴事儿,想庆祝什么?”

        冷宴眼神微湿的看着她,一时间没说话。

        林屿瞬间移开眼睛,不自在的开口道,“我知道了,庆祝我和宁宁搬走,把房子空出来了!行!干杯!”

        她快速的碰了一下冷宴的杯子,就要把杯里的酒喝光。

        “庆祝……”冷宴终于开了口,“庆祝我们四个人,第一次,只有我们四个人,一起吃饭!”

        林屿心头一酸,见冷宴仰头喝酒的时候还落了泪,她心中也有些不是滋味。

        她将自己的酒喝点之后,又情不自禁的补充了一句,“这有什么?以后……有的是这样的机会。”

        “真的?”冷宴激动的看着她。

        “啊?”林屿意识到自己是不是说错了话,又立刻含糊道,“应该吧,大家没什么事儿的话,就聚一聚呗,也没什么。”

        她给小予安和小予宁夹了菜,“快吃吧。”

        席间,两个小家伙一直叽叽喳喳,林屿和冷宴偶尔说几句,这顿饭吃的确实很家常。

        吃完晚饭,冷宴又帮着收拾了一点东西。

        “好了,差不多了,本来也没多少东西。”林屿感激的笑了笑,“也不用麻烦你们特意跑一趟的。”

        “我们想来,”小予安开心的说道,“只要能跟妈妈和妹妹在一起,我们愿意来。”

        小予宁做了个鬼脸,“哥哥是个粘人精,羞羞!”

        “宁宁,不许这么说!”林屿皱了皱眉。

        两个孩子立刻又跑到一边玩了。

        林屿和冷宴坐在沙发上。

        “冷宴,”林屿率先开口,“有些话,我觉得现在说明白比较好。”

        冷宴点了点头,“你说。”

        “是这样,在我恢复记忆之前……”林屿抱歉的笑了笑,“我想我暂时不会考虑和你……”

        “我明白。”冷宴再次点了点头,“我也没有别的奢求,就像今天,一家人能一起好好吃一顿饭,我就很感激了,至于其他的……我可以等,无论什么时候,只要你说可以开始了,我再有所行动。”

        林屿失笑一声,“冷宴,其实你不用这样,这么长时间了,我们其实都变了不少,你或许也可以试试跟别人……”

        “不行,除了你,谁都不行。”冷宴站起身,一副很认真的样子,“不过,如果你遇到了能让你心动的人,你可以试试。”

        林屿忍俊不禁,“你倒是大方。”

        “那倒不是,”冷宴低下头,一脸无辜,“我只是希望如果我们最后还能在一起,我们都是彼此最坚定唯一的选择。”

        林屿挑了挑眉,“所以说,你已经认定我了?”

        冷宴点了点头。

        “那从前……”林屿及时收住话题,“不说以前,不说以前。好,我记得你的话了。”

        这一晚,最终冷宴和小予安没有离开。

        小予安和小予宁跟林屿一起睡,冷宴则单独睡在了另一间房。

        第二天,冷宴叫李燃带了两个人过来,一起帮林屿搬了家。

        赵明明找的新房子确实不错,是个两室,虽然不大,但是林屿和小予宁住的话绰绰有余,多出一间小卧室也可以接待偶尔的客人。

        冷宴到了新房子那,在小卧室里东挑西捡,搞得赵明明忍不住问林屿,“林屿姐,小卧室……是个冷总准备的?”

        “当然不是。”林屿无奈的进去把人拉了出来,“好了,这房子我已经买下了,你不要再说什么了。”

        “买了?”冷宴微微惊讶,立刻又改口说这房子很好,说什么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搞得赵明明和林屿哭笑不得。

        晚上,冷宴和小予安磨磨蹭蹭,又住下了。

        夜里,林屿却被一个梦惊醒,在梦中,她看见冷宴和那个死囚犯林美芝亲昵的在一起,而她,则变成了一个不被爱的第三者!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