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常老三一用力,扯的小女孩往他这边来了两分,随后才说道。

        “常明兄弟,我前两年死了个女儿,如今正好觉得这小姑娘投缘,今儿带回家去再看看,也算是给这小娃子一个生路!”

        那常明听了这话可不乐意了。

        “少说糊涂话,你那女儿死了七八年了,还是你亲手扔河里的,这娃子跟了你才真的没活路了!”

        两个人争执不休,而就在这时,又一张纸币飘飘落下,落在了小女孩的头顶。

        两个争执不休的人满眼兴奋,他们伸手去抢那钱,同时也没放开拉着小姑娘的手。

        这一幕过于刺激人了,之前跟着一起捡钱的人也凑了过来,七手八脚的也想把小女孩给抢过来。

        何雨欣就像是嫌弃事儿不够大一样,又丢了百枚金币到小女孩身上,它们又瞬间变成了一张百元纸钞。

        这张纸钞的出现引起了他们更大的热情。

        他们好似认定了小女孩会下钱似的,一边去捡钱,一边抢孩子

        一开始他们嘴上还能客气两句,但是拉扯的时间长了,不知道是谁先动的手,很快他们就打了起来。

        这帮人为了钱打架,很快就红了眼,动作越来越大,根本不顾小女孩死活。

        小女孩被打了两拳后连尖叫都不敢了。

        她想向后退,却寸步难行。

        她被越来越激动的人群扯得东倒西歪,拳头和脚无意间落到她的身上,她疼痛的想大叫!

        直到她的胳膊被扯的脱臼,然而对方依旧不依不饶的扯着她脱臼的胳膊,像是想要把这条胳膊扯下去时,她终于崩溃了。

        她尖叫着挣扎着,无济于事的发泄着,她看起来真的很像是一个可怜的小女孩。

        如果,她不是用怨恨的目光瞪着她的话。

        何雨欣的本能在叫嚣,告诉她她现在很危险。

        但是她笑着,又撒了一把金币到小女孩的脸上。

        一张钞票让打来打去的人变得更加兴奋了,他们都想得到小女孩,他们被金钱蒙蔽了双眼,盲目的认为得到小女孩便能得到源源不断的钱!

        最终小女孩被打了个半死,蜷缩着被胜利者提在手里,对方看起来很亢奋,生拉硬拽的把小女孩给带走了。

        小女孩被带走后,她所居住的帐篷也被人闯了进去,帐篷被翻得乱七八糟,最后这些人找到了她藏着的钱。

        这些钱再次被人争抢,把原本还算干净整洁的帐篷弄得一团糟。

        何雨欣跟着小女孩离开了,桑铭阳就跟在她身后,然后亲眼看到了她勾起男人的贪欲,却放纵小女孩进入深渊的全过程。

        何雨欣抛着掌心的金币,金币的碰撞声十分悦耳,而相对应的却是小女孩的痛苦挣扎和哀嚎。

        小女孩被带回来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男人鼻青脸肿的守着小女孩,他期盼能有更多的钱落下来。

        但是没有,他守了好长时间都没有钱。

        因此他变得无比暴躁。

        他逼问小女孩钱呢,小女孩被吓得哇哇大哭,随后便是谩骂和殴打。

        小女孩被他打的奄奄一息,好在他还不死心,发昏发胀的脑袋还有一丝丝理智,想要在等等,等等隔天看看结果。

        因此小女孩没死,不过看起来也差不多了。

        何雨欣有钱,金币在她掌心中熠熠生辉,金币碰撞的声音十分好听,她把一枚金币放到小女孩的手心里,这枚金币变成了一枚一元硬币。

        小女孩蜷缩在那里一动不动,何雨欣就蹲在小女孩的手边,她脸上带着笑,说话的语气甚至是温和的。

        “明天,你就会被打死,现在想要抓到你的人有很多,你留在这里,会死呦。”

        缓缓站起身,何雨欣居高临下的看着那个小女孩,语气是前所未有的冷。

        “这副身体很难得吧,坏了多可惜啊。”

        不知是不是错觉,何雨欣忽然闻到了一股十分浓郁的水腥气。

        她面上没有任何变化,依旧居高临下的看着倒在地上的人,实际心里却是一沉。

        她没有证据,说出那话不过是思维偏向作祟,她总是把事情往坏的方向想。

        当初的事故真的只死了一个孩子嘛?孩子淹死在了河里,怎么可能一个孩子被救了,另一个孩子却死了?这又不是在船上,船行使到河中央,急忙中救起一个另一个死了。

        就这个穷的叮当响的镇子,他们哪儿来的船!

        所以,当初死的真的只是一个孩子吗?

        何雨欣一直有这个怀疑,现在算得到了证实。

        她找不到应证她想法的证据,但她能找到当事人。

        只是随后炸了一下,她就得到答案了。

        果然,如今的这个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了,所以就算她爹娘不姓常也没关系,毕竟面前的这个还真说不好是个什么东西。

        何雨欣退后两步,找了个远一点的地方坐下了,静静等待小女孩的反应。

        这一等便是两个小时,小女孩像是被打的狠了,反应有些迟钝,好半天才能挪动分毫。

        那一块钱被小女孩收了起来,就藏在她腰间一个隐秘的口袋里,何雨欣对此一点都不例外,静静等待时态发展。

        如今所有条件都满足了,她的第二个也将实现了。

        何雨欣很悠闲,但小女孩过的却并不好。

        那个把她带回来的镇民之后又来了两次查看情况,发现自从她被带回来后就再也没有掉钱后,男人恼羞成怒,不光没给她带吃的,反到还都打了她一顿泄愤。

        小女孩看起来越发凄惨了。

        若是她不能在男人第三次来看她前逃出去,那她最好能准备好男人所需要的钱,否则她极有可能会被起打死。

        小女孩的求生意志非常强烈,在她的身体确实承受不住第三次的毒打后,她果断逃了。

        那男人看管的不严,若是小女孩想逃其实还蛮容易得,所以逃出去并不难,难的是外面还有一群人对她虎视眈眈,若是她就这么跑出去,那和羊入虎口也没区别。

        何雨欣静静看着她的选择,最后她选择打电话像外界求助。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