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后来何雨欣都在厨房热完了牛奶回房休息了,他们还在纠结庄园内有没有主人家的问题,忍着不适在庄园里找了一圈,确认真的没人后又凑在一起商量了一下,最后才开始分配房间。

        这么长的失温导致他们这些人全都感冒了,因此今天大家都起晚了。

        大家都是成年人,没有生病了还需要别人来照顾的想法,在发现自己生病后,第一反应便是起来找药。

        然后第一个起来找药的人就发现了死在大厅正中央的常小花。

        一开始那人还以为常小花只是晕倒了,等他跌跌撞撞下楼去看时才发现,她是真的死了。

        那人不敢置信大声嚷嚷了起来,把其他人都惊动了下来。

        常小花死的太突兀了,有人想要报警,却发现不知什么原因手机没信号了,再往外看去,别墅外还下着雨,大家现在都病着,也没力气下山去找人。

        正当有人提议,要不先把常小花的尸体放到空房间里的时候,已经没气了的常小花居然睁眼了!

        当时的场景略惊悚,这个因感冒全身无力的小姑娘说着说着直接哭了出来,她实在是太害怕了!

        何雨欣算是大致了解到了情况,眼看小姑娘哭的厉害她也没管,摸摸开始苏醒的胃部,想了想后决定先把自己喂饱。

        坐到床上,就着床头柜,何雨欣拿了一袋面包一根鸡肉肠和一个卤蛋,饮料依旧选择袋装奶。

        那边姑娘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她这边淡定撕开包装袋,一口一口的吃。

        在哗啦啦的声音中,姑娘也有些哭不下去了。

        何雨欣实在是太淡定了,淡定的好似这一切都和她没有半毛钱关系一般。

        小姑娘还以为何雨欣如此淡定是因为不相信常小花死了然后又复活了,她吸吸鼻子,特别认真的重复。

        “欣欣,小花死了。”

        何雨欣没反应。

        “欣欣,小花真的死了,她的尸体都硬了。”

        何雨欣依旧在吃吃吃。

        “欣欣,小花诈尸了,她,她他……”

        像是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姑娘抖了抖,随后一脸希冀的看向何雨欣。

        “欣欣,我们逃吧。”

        外面还在下雨,大家都感冒了,头昏脑涨四肢无力,只有何雨欣好好的,若说谁能逃出去,何雨欣最有可能。

        只是何雨欣只顾着吃,根本不搭理她也不接她这茬。

        等了好一会儿,这姑娘有些着急,开口又说了句想让何雨欣带她逃跑的话,但何雨欣依旧不为所动。

        正当这姑娘还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忽然‘咚’的一声大力撞击声吓得这姑娘整个僵住,随后手忙脚乱的往其他地方爬去。

        再次‘咚’的一声,这次的声音比上一次还要大,整个木门好似都抖了抖。

        何雨欣把最后一口肠塞嘴里,然后喝掉纸袋里的全部牛奶,这才又从床边起身,手上拿着那根钢筋。

        躲到角落里的姑娘看到了那根钢筋,她惊恐又带着两分希冀的看着何雨欣,看着她走到门口,然后大喇喇的打开了房门。

        在看清楚门外的情景后,小姑娘惊恐的尖叫声憋在了喉咙里上不去下不来。

        门外并没有小姑娘害怕的惊恐场景,外面站着一个焦急的人。

        “何雨欣,快,常小花死了!”

        这个人何雨欣有印象,是和他们一起来的人之一。

        常小花死了这件事何雨欣已经知道了,所以她没太大反应。

        但站在外面的那人说完这话后,余光错过何雨欣看到了屋内的场景,随后他就像是看到了什么特别惊悚的事情一般,直勾勾的看着何雨欣的背后。

        何雨欣见到了他的目光,随后斜撤一步,背靠墙转过身。

        她以为她背后有什么危险,但她背后什么都没有,若说有什么的话,那么就是那个姑娘。

        她惊恐的蜷缩在角落里,怯生生的不知所措。

        她再次看向敲门的那人,那人却已经惊恐的往后退了两步,口中喃喃说道不可能。

        不可能什么?

        没等何雨欣问呢,那人就手忙脚乱的跑走了,那样子好似遇见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般。

        到底怎么了?

        何雨欣下意识回头看向那姑娘,那姑娘也不知所措的看向她,她们两两对视,何雨欣福至心灵。

        她想询问这姑娘的名字,但这姑娘很显然认识自己,自己若是问她的名字,会不会出现不可控的后果?

        她平时所作所为看似莽撞,实际她做的每一件事情她自己都心里有底。

        她想了想,最后还是闭上嘴,没把这个问题问出来。

        这个副本是围绕着常小花展开的,她本身的异常她心里也都有数,既然能附身一人,那便能附身两人,三人。

        只要转换身体的条件达成,这座庄园内的任何一个人都不可信的。

        所以,就算知道这姑娘叫什么也没什么用,他们都应被警惕。

        思索到此何雨欣便不管屋内的姑娘了,自己提着钢筋出了门,她打算去看看那个传说中死了的常小花在什么地方。

        她刚跨出门,那个缩在角落里的姑娘便急了,手软脚软的爬起来,跌跌撞撞的奔着她来。

        “欣欣!等等我,你要去哪儿啊欣欣!”

        何雨欣脚下步子没停一步,出了门,她先站在栏杆处往下看。

        那姑娘说常小花死了,尸体就在大厅。

        站在这里往下看,大厅那里并没有尸体。

        假消息?

        还是说尸体‘活’过来了的说法是真的?

        何雨欣打算再逛逛,而就在这时那姑娘跌跌撞撞出来了,看她站在那里没走远,算是松了一口气。

        “欣欣,你等等我,我和你一起走。”

        她希望何雨欣能带她一起离开这里。

        看来死了人和尸体突然‘活’过来这件事对这姑娘的冲击有点大,她害怕继续留在这里,就算生着病也想快点离开这里。

        然而何雨欣突然问了个不相干的问题。

        “你报警了吗?”

        姑娘不明所以,却还是回答道。

        “没有信号,电话根本播不出去。”

        然而何雨欣却说。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