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何雨欣不理这帮人了,看来接下来的事情还要她自己来处理。

        原本何雨欣的想法是收拢剩下的这帮人,然后利用他们去对付那个眼镜男。

        但现在看来,她想的还是简单了。

        何雨欣当时为什么没对眼镜男动手?

        当时红衣虽然跑了,却也因为她跑了,何雨欣不能确定对方会不会杀个回马枪。

        别看她当时很猛,追着红衣捶。

        实际以她现在的实力,红衣想杀她就像是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所以她不能真的激怒红衣,不能让她真的来对付自己。

        这个副本其实对现在的何雨欣有些超纲了,脱了身体的常小花根本不是现在的她能对付的。

        她想蚍蜉撼树一把,其他npc也不给力。

        既然如此,那就别怪她转移阵地了。

        打是打不过的,既然如此,那就加入对方好了。

        何雨欣的行动力十分快,她前脚才做了这个决定,后脚就在整个庄园里晃。

        庄园外还在下雨,瓢泼大雨一刻没停,大致算算时间,这雨已经下了两天快三天了。

        这雨一看就不正常,只是现在没人去管这雨正不正常,其他人都躲着,何雨欣却大摇大摆有恃无恐。

        庄园一共有三层,一楼是大厅,大用餐区,小用餐区,厨房区,保姆房,杂物间等。

        二楼是客房,杂物间,盥洗室等。

        三楼是主人家居住的地方,她挨个儿都找过了,什么都没有。

        说起来现在应该还有一个男的没出现,那个男的哪儿去了?

        何雨欣站在三楼的栏杆处往下看,下面是大厅,那里一片狼藉。

        多看两眼都反胃,何雨欣戴着口罩和护目镜,一脸嫌弃的下去了。

        就算再不情愿,该找的地方还得找。

        若是换旁人来,上面的三层找不到人可能就放弃了,但何雨欣却知道,一般这样的庄园都是有地下室的。

        一般这类的地下室会用来停车,藏酒,或者是干些别的,入口通常在厨房或者是外面。

        何雨欣进厨房又大致看了一圈,并没有能打开的暗门之类的。

        所以地下室的入口应该在外面了。

        对于这个答案何雨欣摇了摇头,这不可能。

        首先,她不能离开这座庄园,二来眼镜男出现时身上是干的,并不像是从外面进来的。

        而且他当时气喘吁吁,应该跑了很远的路,厨房就在第一层,若是从厨房里出来的不可能消耗那么多的体力。

        何雨欣站在上二楼的楼梯口,仰着头往上面看。

        她记得她之前和常小花对视的时候她就站在二楼,视线逡巡间锁定了一个位置。

        她漫步上了二楼,缓步来到了常小花之前站着的位置。

        这里还有一些暗色残留,是当时常小花从栏杆上翻下去时挤压留下的。

        确定了位置,何雨欣开始仔细打量这附近。

        往前,是一间客房,正好是之前她祸祸的那间,她在那里先做的清洗,里面这会儿还是一片狼藉的样子。

        往后是盥洗室,通常是用来给客人使用的。

        何雨欣一开始没往这个盥洗室上想,毕竟谁家地下室的门会开在这种地方。

        但她站在盥洗室的门口思索了两秒,又觉得这个地方可疑起来了。

        原本这种盥洗室应该放在一楼,毕竟这是给来赴宴的客人使用的,放在一楼更加方便。

        而且二楼有客房,客人居住的地方边上有一个盥洗室,就算里面收拾的再干净也不雅。

        何雨欣走进盥洗室,最先看到的是洗手台和两面相对的大镜子,之后两个门,一个‘男’门,一个‘女’门。

        何雨欣先进了女门,里面就是普通的卫生间构造,把所有的隔间门都打开并且检查一番,没有任何异常。

        之后是男门。

        男厕和女厕有些不同,但大致看并没有什么问题。

        何雨欣有些无语的站在男厕内,看着那一个个打开的卫生间门,最后视线落在了最后一个。

        那个门也是被打开的,只是里面放着一些清扫工具,像是拖把扫帚通下水道的东西之类的。

        原本这也很正常,通常别的地方的卫生间也是这样的构造,但这里不同,这里是私人庄园,这里的盥洗室是用来接待客人的,这些杂物应该放在专门的杂物间!

        正是因为知道这一点,何雨欣才会那么无语。

        她无语于对方好像把自己当成了傻子,这和在光秃秃的山洞前堆放一堆干草有什么区别?

        特别显眼的好不好!

        她察觉到了异常却又不能这么大喇喇的下去,她知道是一回事,下去直面危险就是另一件事了。

        所以她站在这间隔间的门口,用钢筋翘了翘隔间的木板,语气淡淡的开了口。

        “出来,我们谈谈。”

        男厕死寂,半点别的反应都没有。

        何雨欣却特别笃定,又敲了敲。

        “别逼我动粗,识相的快点出来我们谈谈,否则别逼我一把火烧了你这地方!”

        若是在没发现出入口前何雨欣放火作用不大,但现在她发现了,直接在这个地方烧,常小花是鬼她不怕,那个眼镜男却是人,他要么想办法从藏身地离开,要么只能憋死在里面。

        外面还下着雨,这雨不正常,困住了别墅里的她们的同时眼镜男也不能幸免。

        何雨欣笃定这样的出入口庄园内部只有一个,就算有第二个,也应该在外部。

        眼看依旧没动静,何雨欣淡定的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了打火机,像是真的打算要把这儿点着了烧似的。

        何雨欣笃定她的话眼镜男和常小花能听见。

        他们既然能在客房里装监控,其他的地方必然也有。

        不在客厅的卫生间和浴室装算他们还有道德,但出入口处必然会有监控。

        想来这也是为什么出入口会放在男厕的原因了。

        何雨欣又等了四五秒,随后忽有所感,猛然回过头去,常小花正站在门口,用一双阴冷的眸子看着她。

        常小花真的很瘦小,头发枯黄衣不蔽体,光是看她这幅模样便知道她生前必然受了很多苦,但何雨欣却只看到了她满身红衣。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