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治愈蛇精病在线阅读 - 治愈末世丧尸5

治愈末世丧尸5

        一听到他的话,宋悠然身子一下子僵硬,语气尴尬的说:“啊哈哈,这个玩笑真好笑,我们是好兄弟啊结什么婚,搞基吗?”

        “那我们先谈恋爱吧,培养一下男女感情。”他微笑着亲了亲宋悠然的鬓角。

        宋悠然绞着手指,“我说补偿你,不是这种……”

        程前打断她的话,像只大狗埋在她的颈部,不住的蹭,“那你不能赶我走。”

        宋悠然最后还是迟疑地点了点头。

        一连几天,宋悠然都不主动跟程前说话,一直在故意回避着他。

        程前好像没有察觉到宋悠然的在故意避着他。

        还是像之前一样,只要宋悠然不说话,他就一连几天都不会主动跟宋悠然说话。

        宋悠然突然怀疑上次的事,是不是她的脑袋出了问题,所以才会出现程前这个千年冰山对自己笑而且还示爱。

        见鬼,肯定是记忆错乱了。

        这天,宋悠然在床尾窸窸窣窣的收拾背包,准备出去干几票大的。

        要知道程前负责貌美如花她负责养家糊口,她不努力点就没饭吃了啊。

        程前靠在门边,手插在口袋里,看着她一副整装待发的样子,手臂上的青筋微微突起,神色平静道:“我要跟你一起去。”

        宋悠然愣了一下,摸了摸鼻子,“不好吧,我怕你受伤。”

        话刚说完,宋悠然被一股无形的力量从床尾推到了程前的怀里。

        程前喉头轻颤:“我忘了跟你说,我上次失踪的那段时间激发了精神力异能。”

        宋悠然有些不自在的挣脱有些冰冷怀抱,提了提背包肩带,诺诺的说:“那就,那就一起去吧。”

        这天的天气大好,阳光明媚,高林更在专心致志开着车。

        突然听到后面传来鬼哭狼嚎的歌声,他打着节拍微笑听着。

        突然就听到唱得浑然忘我的冯琳琳“哎哟”一声,接着是一声怒吼:“md,程前你为啥砸我?”

        几乎可以想象的到冯琳琳暴跳如雷的样子,高林更忍不住扑哧一笑。

        车厢内,程前头也不抬,平静道:“悠然不喜欢听。”

        冯琳琳摸了摸肿起来的额角,暗自腹诽:秀恩爱死得快。

        他们这次任务是去一个大厦里营救失踪的异能者,本来这种任务一般都没什么人接的。

        可是那个异能者刚好是冯琳琳的一个远房亲戚的未婚夫。

        那个远房的不清楚是表姐还是堂姐,不知道怎么摸到冯琳琳的家里,昨天坐在冯琳琳家门口一哭就是一整天。

        冯琳琳看她也很是可怜,一心软就答应了。

        这任务接了,冯琳琳心想:这程前刚回来吧,自己就眼巴巴的跑过去拆散这对苦命鸳鸯,好像不太好吧。

        心是这么想,可是她还是屁颠屁颠的去求宋悠然。

        宋悠然知道了这件事,一口就应承下来。那时候,程前的目光如果是寒箭的话,冯程程肯定会千疮百孔。

        回想起来,冯琳琳暗自窃喜,还没笑够五秒,高林更就回过头喊:“到了,下车吧。”

        冯琳琳的肩膀一下子就塌了下来,心想:又要干活了,最近这活是越来越难干啊,丧尸越来越变态。

        自从出现了异能丧尸,一般每个队都会带上一个带空间异能和攻击异能的人。

        而这个队伍里,冯琳琳就是担任这个角色的人。

        冯琳琳把房车收进空间,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突然觉得自己的步伐都沉重了不少。

        众人二二组合分队,分别是程前宋悠然、冯琳琳雷庭、高林更缇娜。

        本来是打算宋悠然缇娜一队,因为缇娜是前几个月才激发异能,配合最强的宋悠然是比较合理的。

        可是程前和缇娜都表示强烈的反对,所以就改变了安排。

        对此宋悠然还比较高兴,因为比起无关紧要的缇娜,她比较担心程前。

        宋悠然和程前负责搜寻十到十四楼,很艰难的爬到了十楼。

        四周冷清清的,空无一人,更奇怪的是从一楼到十楼的楼梯居然连一个丧尸都没有。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腐败的味道,有点刺鼻。尘埃静静地趴在物体表面,宋悠然只是轻轻走在路上,就扬起了不少灰尘,一阵咳嗽。

        她只好轻手轻脚的,同时又要警惕丧尸突然冒出来,推开一间间办公室的门,问:“钟仁在吗?”

        走廊上回荡着她一个人的说话声和脚步声。

        宋悠然翻找了十楼所有的办公室,回过头才反应过来程前不见了。

        平时程前那小子一声不出,都习惯了,这下可好,一整个大活人不见了都没发现。

        明明刚刚到十楼的时候还在身边的,怎么一下子就不见了,这大厦这么大,这可怎么找,把宋悠然给愁死了。

        宋悠然还在想,这程前是不是到楼上去找人了。不知不觉得走到了楼梯边,突然就听到了一个女生的尖叫声。

        以宋悠然被冯琳琳的魔音折磨了这么多年的经验,她可以断定这声音不是冯琳琳的,那就只可能是缇娜的了。

        宋悠然犹豫了一下,这个时候她更担心程前走丢了会不会遇到危险。

        再三犹豫,她突然发现走过的地方留下了脚印。可是通往十一楼的楼梯没有脚印,相反的通往十楼的楼梯不仅仅只有走上来的还有走下去的。

        大脑驱使着她跟着脚印往下走,脚步声隐隐约约在楼道中回荡,像是影院播放的十二点场鬼片。

        脚印到了五楼就被其他脚印覆盖了,好几个人的脚印交错叠加,分不清哪个是哪个。

        五楼楼梯口旁的宋悠然,正在犹豫要不要在五楼找找,就被惊恐万分的缇娜紧紧的拉着手。

        缇娜歇斯底里的喊:“程前他疯了,我和冯琳琳刚才看到他在咬人,冯琳琳想要制止他,他一下子冲过来掐着冯琳琳的脖子一下子就消失了。他不是人,啊啊啊,我们现在就走吧,不走我们就要死在这里了。”

        宋悠然皱眉严肃的说:“那他往哪个方向走了?”缇娜往里指了指。

        宋悠然往那个方向跑过去,一边留意后面的动静一边喊:“程前,你出来。”

        突然听见右边的房间有声响,狠狠一踹,门向后倒去。

        冯琳琳坐在地上,背部靠着墙,脖子被咬的破破烂烂的,眼睛睁得极大,微微突出,右脸肿的老高。

        宋悠然突然想起冯琳琳有一次跟她一起守夜时,无比正经的跟她说:“悠然,如果有一天我被丧尸咬了,你一定要痛下决心杀了我。”

        宋悠然问她:“为什么这么说?”

        冯琳琳看着满天繁星,笑了笑:“因为我亲眼看见过我妈对我爸下不了手,可是我爸变异了第一件事就是咬死我妈,大口大口的……”

        连自己爱的人都认不住,这样的行尸走肉的存在这个世界有什么意义。

        眼泪一下子就掉了出来,宋悠然捂着嘴,右手一抬,一个雷球轰断了冯琳琳的颈部。

        一直跟在宋悠然身后的缇娜看到这个场景,以为宋悠然想替程前毁尸灭迹,挥刀就向宋悠然捅过去。

        宋悠然老早就觉得她很可疑,一下子就挡住,一脚把她踹趴在地上。

        缇娜一边站起来,一边抹去嘴边的鲜血,狞笑着说:“你知道我为了激发异能我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吗?吃了两颗晶核如果没有激发异能,根本就不可能通过吃晶核激发异能。见你快死了,告诉你个秘密,虽然程琳琳是我杀的,可是程前真的不是人。”

        她有点惋惜的说:“本来你不用死的这么痛苦的,啧啧,自讨苦吃。”

        说完她张开了嘴巴,一个紫色类似八爪鱼的东西伸了出来,闪电般甩向宋悠然。

        还没伸到一半,一瞬间就被冻结成冰,“嘭”一声捻成齑粉。

        “噗”高林更吐出一口鲜血,扶着墙壁走进冯琳琳所在的房间。把冯琳琳的头滚落在地的参差不齐的脖子上,肩膀相靠的坐着。

        他看着宋悠然身后的雷庭朗声说:“雷庭,我终于可以跟她在一起了。一把火烧了这里吧,这样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宋悠然还没反应过来高林更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冯琳琳的,就看到那个房间熊熊烧了起来。

        转头只看到了雷庭的背影。

        雷庭头也不回的大声喊:“找到程前,我们就回去。”压抑着一丝谁都不懂的悲痛。

        不过一会,宋悠然轰开四楼一个完全封闭反锁的房间,发现了晕死过去的程前。

        程前侧着躺在冰冷的地板上,下午的阳光透过紧锁的蓝色窗户洒在他白皙的脸上,显得一种变态的美感。

        没想那么多的雷庭走过去,刚想一把把程前抗在肩上,程前就醒了过来眼中闪过一抹狠戾。

        雷庭向后退两步。

        宋悠然没有发现他们互动很奇怪,担心的蹲跪到地上扶起程前。

        程前努力的眨了眨眼睛,晃了几下头部问:“其他人呢,我怎么躺在这里?”

        宋悠然一下红了眼,一把抱住程前,哽咽着说:“琳琳死了。”

        程前一时间手脚不知道放哪里。

        等宋悠然平静下来,三人决定燃信号弹求救。

        他们三个人走到楼顶的门口前,发现通往楼顶的门锁的有点紧,踹不开,宋悠然一个雷球过去,“轰”一声就向后倒去。

        一个火球迎面袭来,却又被程前设下的防护罩弹了回去。

        站在门后远处的袭击男一见是活人,连忙道歉:“对不起啊,我以为是丧尸所以才攻击你们的。”

        程前一步步走向他,微笑着问:“请问你是叫钟仁吗?”

        钟仁见他和善的笑容,点了点头,忽如其来的一拳重重的砸在他的脸上,血一下子就从嘴角流出。

        程前笑的眼角眯起:“为了救你,悠然死了一个好朋友,我打你一拳,这就两清了,这不过分吧。”

        钟仁怯怯的点了点,诺诺的说:“不过分,一点都不过分。”

        宋悠然当做什么都没有听到,像个垂暮老人,魏巍的点燃了手中的信号弹。

        不过十几分钟,直升机过来救援。直升机的声音像是割草机的声音,震耳欲聋。

        宋悠然坐在直升机上,回头最后看了大厦一眼,心想:琳琳,再见,你没有骗我。你果然到死也不会主动离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