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治愈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50章 重生影帝12

第50章 重生影帝12

        宋临夏眼睛瞪得大大,掺杂着血丝,看起来不太正常。慌乱间,宋悠然一脚踹在他的小腿肚上,趁他吃痛,猛地推开他。

        宋临夏后退两步,跌坐在地上,头发乱糟糟的,目光死死盯住她。仇恨,愤怒,还有……愧疚。看着她,却又不是看着她。

        电光火石间,宋悠然联想到会不会是周先阳下的手。故作镇定,放手一搏,“你醒醒吧,秦颜死了,她永远都不会回来了。是你,是你亲手把她害死的。现在这么惺惺作态,她也不会原谅你的。”

        她平静的声音飘近宋临夏的耳里,轰然炸开,崩裂。他一动不动,被施了定身穴一样。低下头。

        宋悠然看他不说话,正想说什么,却看到了他一滴一滴落下的泪水,打在手背上,发出“嗒吧嗒吧”的细小响声。

        以及听到他自嘲,“宋临夏,你怎么还在自欺欺人。秦颜死了,她早就死了。哈哈,还是你害死的。”

        他摇摇欲坠地站起来,背对着宋悠然,逆着光,声音听起来很是奇怪,“搬回家住吧,周先阳并非良人。”

        他逐渐走远,寂落萧条。也许他是想通了,替代品始终是替代品。

        故意戳痛他的心,其实也可以让他更快清醒,不要再做一些无谓的事,不要再让自己更加后悔。所有的痛,也只有他自己知道,旁的人不清楚不承担。

        看着宋临夏安全回到车上,她才往周先阳家里走。回到周先阳家里,走进去,看到周先阳正把菜从厨房端出来。他身上粉色围裙还是她之前买的。

        记得那时候是她刚刚来这里住,天天在剧组吃外卖,回到家里还是吃外卖的话,她会疯掉的。然后,她就提出一个建议,让他学做饭。

        在周家仔仔细细考察后,她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你家里怎么连一条围裙都没有,这样怎么做饭?”

        然后她屁颠屁颠地去买了一条围裙,特地挑了这么一条粉色的。“这就是酬劳了,你替我煮饭的酬劳。”

        拿到粉色围裙的周先阳表情波动不大,随手放在一旁,抱着宋悠然就是一顿猛亲。

        亲完了,抹干净嘴,像个偷腥得逞的猫,“这个报酬,我很满意。”

        从回忆中抽离出来,过去有多甜蜜,此刻就有多鲜明讽刺。心情的沉重以其指数式增长。

        周先阳一看见她,流露出满满笑意,笑意装满了眼睛。他的笑容,与宋家哥哥的落寞相对比,宋悠然一阵烦躁,“你到底想做什么?”

        不清楚她为什么回来后,浑身长满了刺。“你怎么了,为什么突然这么问?”他把手中碟子放在桌面,走到她的身旁。

        “周璐的艳照是不是你放出来的?”语气咄咄逼人,眼神带着怀疑。

        “我怎么会有她的艳照,而且我跟她都过去这么久了,无怨无仇的,我为什么要害她。”

        他有点哭笑不得地抓着她的手。要相信我啊,你要试着去相信我。

        “你够了,”宋悠然甩开他的手,痛苦地闭上眼睛。“你从来都不对我说真话,也对,就连我爱你这句话都是假的,我又怎么能奢求你对我说真话。”

        “你现在很不冷静,心思都钻牛角尖去了,我不跟你吵。你先冷静,我们吃完晚饭再聊。”他说着,往厨房方向走。

        宋悠然现在很想跟他说清楚,所有的事情说的一清二楚,即使这次的任务失败也罢,她只想要知道一个结果。

        她一下子拦在他的前面,“我都听过录音了,酒吧,白富美,想起来了吧。而且,我知道你是重生的。”

        她提起那些并不美好的回忆,自己的心也是在隐隐作痛,被刀子一道道划着。

        周先阳右手撑在桌子边,笑着看她,“哦~~原来一切你都知道啊,是我做的怎么样。就算是我做的,我也只是替天行道。你呢,你不是也劈腿了吗?你又有什么资格站在道德高地上批判我。”

        他心痛到抽搐,原来所有的事情她都知道。自己的每一个小动作,在她看来,又该是多么可笑。她明明知道邓仲才是她的前世配偶,却又答应自己的交往请求,可笑可恨可憎。

        “你们这些天生的有钱人,是不是觉得把人当猴子一样耍很有成就感,啊?”

        他看着她,觉得自己还是要失去她。不是他不挽留,只是该怎么挽留。

        她皱眉,摇头,不解。“你胡说什么,我没有。”明明本来就是他的错,怎么现在却像是错的人是她。

        没有,没有什么?周先阳定定看着她,热泪盈眶。看到她的眼中尽是失望,丝毫没有爱,也没有泪水。所以,她终究还是不爱他。周先阳,你输了。即使重生一次,又如何,你还是输给宋家兄妹。

        他用手狠狠擦掉眼泪,双手颤抖着解开围裙。“这个还给你。”他绕过她,走进厨房,端出菜。她还站在原地,左手紧紧攥着围裙。

        “你怎么还不走?”语气冷漠。

        “先阳,你听我说。”

        “我们还有什么好说的,这段日子,你在我面前虚伪做作的还不够吗?你看我表演的这么累,还不够吗?”他坐在椅子上,头靠着椅背,双手交叠在一起,很久才说出这么一句,“我很累了,就这样吧。”

        “我没有劈腿。”

        他讽刺意味“哼”了一声,只是觉得自己有些可笑,都这个时候,她还是这么镇定的解释。劈不劈腿根本就不重要了,说起来他才是那个第三者。

        “够了,就这样吧,还说就很难看了。”

        宋悠然看了看他,他的表情是从没有过的冷漠。她离开,关门的声音,“咔哒”一声,把心也锁上。

        走了,真的走了。也好,他拿起碗。突然看到静静放在另一边的碗筷。莫名一股怒气上涌,他红了眼发了狠,把桌上的菜和碗筷全都扫落在地。

        “啊啊啊啊。”双手捂住脸,泪水从指缝流出。这样,就看不见痛苦的眼睛。

        宋悠然站在电梯前,看着数字逐渐变大。数字倏地停住,门打开,她走进去,保留着最后几秒的等待。电梯门缓缓合上,隔着两扇门,却是隔了两个世界。

        电梯向下降落,她的心也在往下坠。靠着电梯,她闭着眼睛,眼泪掠过脸颊,超重滚落。我试过努力往你奔跑,跑到半路被迫要跑回去。

        走出小区,周围的一切都变得陌生。胃部空荡荡,胃酸肆虐,胃部发痛。步伐沉重,她拿出手机。

        “辛婷,”她哽咽着,说不出话。

        电话那头传来关切的声音,“boss,你怎么了?别吓我。”

        “我想喝酒,带我去喝酒。”她在街头哭得无助地像个孩子。行人多注视,默默走过。

        天色渐暗,辛婷找到她的时候。她正抱着一个路灯,哭得撕心裂肺,路灯在周身镀上黄色,染上岁月沧桑。

        一看到辛婷,她转而紧紧抱着辛婷不撒手。“我要去酒吧,我要喝酒。”

        辛婷拗不过她,带她去了最近的酒吧。看着她不停地喝,一瓶接着一瓶。宋悠然越喝越清醒,心越是难受。

        最后,桌子上的酒瓶东倒西歪,她脸色酡红醺醉,趴在桌子上,指着辛婷哭着,“分手,你大爷的,爱谁谁。”

        她笑着指着自己的胸,“我看起来很难过吗?我一点都不难过,我告诉你,我一点都难过。”

        辛婷看着她醉的两眼迷离说着胡话,刚才心里想着到底是打电话给宋总好,还是打给周先阳好。现在这个情况看起来,还是打给宋总比较好。

        辛婷看着匆匆赶来、头发乱糟糟、衣服发皱的宋总,下巴几乎要掉在桌子上。

        宋临夏扶起宋悠然,苦笑,他们宋家是做的什么孽,总是受情伤。他轻轻拍着宋悠然的脸,“我们回家了。”

        听到宋家哥哥的声音,宋悠然无助地抱着他,“哥,他不要我了。可是我这次真的很爱很爱他。”

        “可是他不爱你,他只是欺骗你利用你。”他刺啦猛地撕破她的心,血淋淋。

        宋悠然拍打着他的胸口,闭着眼流泪。“我宁愿留在他身边,宁愿他一直欺骗我。”

        一巴掌狠狠扇在脸上,火辣辣的痛,宋悠然一下愣住。

        宋临夏抓着她的双肩,恨铁不成钢,怒吼,“他不爱你。快醒醒吧,跟我回家。”

        他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辛婷,“结帐的单子,明天拿给我。今天辛苦你了。”

        辛婷本来微微低着的头,抬起,眼中闪过惊讶,惶恐,“没有没有,能给宋总办事,是我的荣幸。”

        “嗯。”他抱着宋悠然离开。宋悠然像被抽掉了灵魂,安静的可怕。

        抱着放在车上。

        她看着窗外。宋临夏看了两眼她,专心开车。两人沉默着,岁月一点一滴啊,往前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