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治愈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72章 虚伪的杜家公子17

第72章 虚伪的杜家公子17

        宋悠然察觉到一道强烈的视线,转头一看,却什么也没有发现。她拍了拍脸,嘴里嘟囔着,怎么最近出现那么多幻觉。

        也不知道是不是处在山腰,天空是落落的灰色,布满了一团一团的云。没有这些天来的炙热,看起来像是要下雨的样子。

        他们这一行人,全都站在山洞前的平台处,观望等待着进去。

        其中一个带着方巾穿着布衣打扮像个书生的男子走出来,手持火把,往洞里走了约三米远。才遇到一门。

        洞门约有两米高,看上去黑不溜秋。把火把靠近,书生皱眉。临了,他看了两眼青铜色的门环。转身回去,附在姬云飞耳边,一五一十的全都说清楚。

        姬云飞点点头,神情自若的发布命令,声音是一如既往的低沉沙哑,“中三卫,听赵总谋命令。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语毕,站在宋悠然左侧的一个高大男子,看了宋悠然一眼,神情庄重肃穆,如同赴死的死侍,临走前回头看了眼他的主人。背影尤其悲壮。

        他跨着大步上前。一边走,一边从衣袖中拿出一把圆弧匕首。这个匕首,陪了他十年。给他的那个糯米团子,在等着别人去救。他更加坚定心中的信念。

        走到门前,他用匕首划破左掌心,猩红滚烫的血液汩汩流出。决然的扔下匕首,左掌印在右掌上。双手同时沾染上血液,握住门环奋力推开。

        刚把门推开一条缝隙,墙上油灯里的灯芯“刺啦”一声自动点燃。他看着里面传来的光芒,缓缓跪倒在地,嘴角“咳”地吐出鲜血。临死前,要是能见到少主一面那该多好。

        这时,姬云飞往山脚处一看,眉头轻皱。没想到,这么快就到了。所有的计划被这么硬生生的中断,还真的是让人很不愉快啊。

        他回过头,看了李心莲一眼,眼中闪过杀意。这麻烦还真是太大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反咬他一口。只是现在来不及处理,先解决最重要的矛盾再说。

        他扬手发号施令,“我们先埋伏起来。”所有人听从指挥,躲藏在两旁的大石后。

        为了防止泄漏隐藏点,宋悠然和李心莲都被点了定身穴和哑穴。宋悠然僵硬的靠在大石上,心里画着小圈圈诅咒着姬云飞。

        姬云飞发现她目不转睛看着自己,只是笑笑,摸了摸她的脸。“等等吧,很快了,等我拿到想要的一切。无论是你还是刘承,我都会替你们讨回一个公道,替你们复国的。”

        刘承?这人是谁,怎么她完全没有印象?宋悠然心中很是疑惑,连忙搜索任务信息。这任务信息时常坑爹,很难说能不能在里面找到这个人物的信息。

        这次比较好运,还真的有这么一个人的信息。

        刘承,男,子荟同胞弟弟子意的贴身侍卫,看着子意长大。在商国政变后,逃到周国,成为姬云飞的中三卫。

        中三卫,这个名称好熟悉。宋悠然仔细回想,是刚才那个奇奇怪怪开门的人。她眼睛蓦地瞪大,懂了,所有的东西都能说通了。

        这时,外面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没想到啊,周国太子看到我来了,居然也就这么躲躲藏藏。”

        姬云飞一听,心中很是不悦。这么说,难道他姬云飞是怕了他不成?这谁该怕谁,还真的是不能说的太死。

        姬云飞轻笑着走出去,消失于宋悠然眼前。他身边所有穿着黑衣劲装的男子,也随着走了出去。这一侧的大石后,只剩下三个人。宋悠然和李心莲这两个不能动弹的人,和一个看守她们的人。

        外面的气氛很紧张,所有的人都不敢轻举妄动,所以几乎没有什么别的声音。宋悠然看不见任何情况听不见声音,内心焦急如同被猫爪子一下一下的抓挠逗弄。

        这时,姬云飞意味深长地回答刚才杜易行的问话:

        “周国有一种说法,好客之道。虽然你身上流的是夏国人蛮性粗鲁的血液,可是按道理,你在我们周国出生长大,应该是知道我们周国有这么一句话。试问你千里迢迢从夏国带来这么多客人,我作为主人怎么能不给你送上一份大礼呢?”

        语中带刺,多种诘难。姬云飞直接挑明讽刺杜易行的夏国血缘,还有他们杜府在周国做了这么多年的奸细这件事。

        宋悠然也很难猜出,这杜易行到底是什么想法,还有这姬云飞到底是什么时候发现他是卧底。

        杜易行也不想跟他多说废话,语气很是温和。“一个大男人,胁迫一个弱女子。你们周国人还真是重礼啊,杜某实在是远远比不上,自愧不如。”

        姬云飞被他戳中痛点,阴测测地冷笑。“也比你这种利用别人感情的伪君子,要来的好。你敢否认,你不是想利用子荟的感情,去拿到商国第一任国王留在这里的宝藏吗?”

        听到这句,宋悠然有点吃惊,怎么她身上突然多了一份宝藏。这任务信息真的太坑爹了。当然,她是绝对相信杜易行的,一个人真不真心,她还是能分辨出来的。

        那头,杜易行轻笑,笑声传到她耳边,使她心中突然描绘出他温柔的模样。如春风吹过,分花拂面而来。

        “我还真的不是,这个从来不是我的任务。我一直的任务,你应该能猜到的啊,说起来还有些枯糙。哪像你,从小到大的任务就是哄着她说出秘密,多么有趣,多么有情调。”

        一阵大风吹过,冷的宋悠然浑身鸡皮疙瘩冒起。不知道怎么回事,传来一阵阵“将将”的兵器碰撞声,还有痛呼闷哼声此起彼伏。

        浓重的血腥味,漫卷着沙尘而来,呛人口鼻。宋悠然定定的吸了好几口风沙,突然听到身后传来重物倒地声。她的注意力瞬间转移到身后,明显感觉到有危险在靠近。

        突然,一只冰凉柔嫩的手握住她的脖子,冰凉透骨,冷得宋悠然背后汗毛毛孔猛地扩大,阵阵冷汗。她浑身动不了,只能强打镇定。

        背后传来李心莲轻柔的声音。“这定身穴还真是难解,我换了十几种心法口诀才解开。哟,公主殿下是解不开吗?要不要我帮你解脱?”

        解脱两字咬牙切齿,带着莫名其妙的恨意。宋悠然一下子就感觉到脖子上的力量逐渐收紧。

        李心莲语气癫狂,“我杀了两次,都没有成功。事不过三,我不相信你还能逃过第三次。”

        原来是她,她又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太子的?宋悠然没有时间再想那么多,这些东西等会再说。

        她脑中一片混乱,慌慌张张的登录商城,看有没有什么解定身的符咒解药之类的。鼻子吸进去的气,逐渐减少。

        突然,束缚脖子的手稍稍放松,空气被重新允许进入到宋悠然的胸腔。

        李心莲轻笑,“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杀你吗?你看,这是少主给我的匕首,好看吧。”

        她从后面伸出一把缚着流苏的黑色匕首,流苏轻轻摇晃。宋悠然只是急急喘着气,脑中只是简单的接受信息,并没有能力去做细致分析。

        李心莲双手放在她两侧,外人看来就像是紧紧拥着宋悠然,看起来很是友爱。可是她真正的意图,却让人害怕。

        李心莲缓缓抽出匕刃,声音低低,“很痛的哦,乖乖忍着不许叫。”

        雪亮的匕刃缓缓插入腰身,沉痛锋利的犬牙噬骨,冷汗渗出。宋悠然无法低头,只能感觉到血液欢快脱离身体,所有的力气在一点一点抽空。

        那头,杜易行在跟姬云飞过招,脚步灵活自如,哪有什么不利于行的样子。一开始,姬云飞很是有信心,逐渐的却落在了下风。

        直面剑刺,月下斜影。姬云飞冷汗狂洒,为什么,怎么能?他的每一个绝招,居然都被杜易行一一破解。

        身边的人,都纷纷倒下,两边的伤亡情况不相上下。姬云飞吃力地把战况移到宋悠然所藏大石那边,也只有这样才能有一线逃脱的机会。

        战况逐渐转移到那个大石后,两人同时发现倒在血泊之中的宋悠然,均是一顿。

        就是这么一个间隙,姬云飞率先回过神,趁机成功逃脱,不过数秒已经不见人影。

        杜易行竭力平稳呼吸,微微蹲下,看着她紧紧闭着的眼睛,慢慢扶起她,轻轻地说。

        “悠然,别玩了,我们该回家了。”

        他的动作极其轻柔,可是她的嘴角却溢出鲜血。所有的一切,是这么的逼真。

        可是他总觉得,她下一秒就会醒来,然后跟他说这只是一个玩笑。然而,她的眼睛只是紧紧闭着,没有醒来,没有答话,甚至连双手都是无力垂在两侧,如同脱线的布偶。